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大人请拔刀!最新章节,张婷 大乾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20 06:25:57作者:小张

小说:大人请拔刀!

小说:都市

作者:喝酒必顺打火机

角色:张婷 大乾

简介:古书中所记载的怪物与现实的碰撞,全世界随机的人陷入未知空间,我们称这种现象为潮汐,因为潮汐过后,就是赶海人的狂欢,大海从不会吝啬它的馈赠。”

《大人请拔刀!》免费阅读

“呜呜呜~”

这是一辆从东海市开往锦城市的列车,k7301,

年关将至,每个旅客脸上都洋溢着即将团圆的喜悦,三五成群的围坐在狭小的车厢内,谈论着谁家小孩考试又拿了第一名,那位老板今年又干不下去,带着小姨子跑路了….

随着上车的旅客越来越多,让原本就拥挤的车厢,变得更加无处下脚,

好在,陆起抢到了一张坐票,虽还是有些拥挤,但好歹也算有个落脚之处。

不用挤在狭小的走廊上,当个“战士”,晚上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深夜,泡面味,辣条味,各种零食夹杂着若有若无汗臭,脚臭,不停刺激着陆起的嗅觉,让他无法入眠,他耸了耸鼻子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对面领座一年轻女子正在给怀中婴儿哺乳,

年轻女子似乎察觉到了陆起的目光,抱着孩子的手略微有些紧张,有心想把孩子放下,但怀中婴儿好似察觉到母亲的意图,随即,便要开始哭闹,

婴儿才“哇”出第一声,张婷赶忙重新堵住她的嘴,手掌轻拍婴儿背部,女子撩了撩额前头发,面露尴尬之色,冲着陆起笑了笑,

显得有些局促。

她是第一次自己带着孩子出远门,上车之前才跟自己男人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买了张票带着孩子回娘家,走的匆忙,孩子的尿片奶粉之类的都没有带,好在上车之后有一位中年大姐看出了她的窘境,把座位让给了她,

不然,这一天两夜的旅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但她并不后悔,

自古以来,巴蜀妹子性子就烈,当初自己不顾家里人的阻难,执意要嫁给他,那么现在自己也可以带着孩子离开他,

就当从来没有过那个男人,

对一个人失望,并不是一朝一夕能造成,而是由一朝一夕的小事组成的…..

打牌,喝酒,不求上进,但凡自己的男人能少占一样,张婷也能说服自己继续跟他过下去。

“最近小宝夜里老是咳嗽,你今天下午带她去检医院查一下吧,我下班有点晚,可能要八九点才能到家”

“好好好,八条,碰!”

“你别老是打牌,有时间出去找找工作呀,你说说谁像你一样,一天到晚啥事不干就知道打牌。”

“好好好,哎呀,我知道啦,我这不是在找吗?现在大环境这么差,工作哪有那么好找,烦不烦啊,挂了”

眼高手低,这是一众工作的同事们对自己男人的评价,可,当初自己不就是被他的一番宏图壮志的理想所吸引的吗?

张婷抿了抿嘴唇,嘴角泛起苦涩的微笑,或许这就是自食恶果吧。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刚打开门,便看到满地的狼藉,以及在卧室嚎啕大哭的女儿,这一刻张婷只觉得有无数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不顾男人痛哭流涕,发毒誓般的挽留,张婷毅然决然带着女儿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不过,一想到回到家将要面对的父母,张婷心底不由有些发怵,父母还会接受当初叛逆的自己吗?

或者说他们可以接受自己的孩子吗?

心里没底。

但,现在自己除了回家,还能去哪儿呢?

时间回到现在,陆起见女子面露尴尬神色,不留痕迹地移开了目光,从怀中掏出包烟,脱下外套递给了衣着单薄的张婷,

举了举手中的烟,笑着指向车厢连接处,

张婷接过外套,此时她确实非常冷,离开那个男人的家,连件外套都来不及拿,一如多年前两人刚相遇的时候,

那时两人也是一贫如洗,买不起像样的好衣服,吃不起魔都特产的海鲜,但两人每天过的都很快乐,窝在不足五平米的出租屋内一起规划着以后的未来,想着多少年以后两人能搬进一间像样的大房子,洗澡不用排队,用电吹风家里不会跳闸,不用每天晚上听房东大妈的河东狮吼;

“谁又在用热得快!!!”

…………

车外的景色不停倒退,张婷捂着嘴低声抽泣,“自己是怎么把生活过成这副模样的?”

她现在只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成年人的崩溃,就连哭都是无声的…..

陆起走到车厢连接处,点燃支烟,看着窗外不断倒退景色,深吸一口,烟雾化作一声叹息吐出,

“是个苦命的女人”

作为心理康复专业大三的高材生,每个与他接触过的人,陆起脑中总会不由自主开始推演,虽然只是短短几眼,但从张婷的穿着,神态,对周围环境所展现的防备,小动作,无一不在暴露着她的不幸,

但世上不幸之人何其多,陆起也不是活菩萨只能力所能及稍微帮助一点,况且,他自己的生活过的也是一团糟…..

也许是夜深了,原本热闹的车厢此时也变得十分安静,只能隐约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和若有若无的窃窃私语,

陆起打了个哈欠,一阵困意袭来,他揉了揉眼睛,随手把烟头掐灭,放进墙壁上的烟灰缸,来到厕所外的镜子前的水龙头,想先洗把脸再回去睡觉,

“准备好了吗?特么列车都快到站了,你小子要是现在掉链子,信不信劳资一枪崩了你,”

“快了快了老大,最多五分钟”

陆起捧着水的手一顿,细小的声音是从他身后的厕所里面传来的,可是….

刚刚他来的时候,厕所门是开着的,他一直在车厢连接处抽烟,几分钟的时间,也没看见人进厕所啊

而且现在里面还是两个人声音?

陆起浑身汗毛炸开一阵心悸,他猛然转身,目光死死盯着大开的厕所门,一眼望去里面根本没有人!

声音是哪儿传来的?

不对!

陆起仔细回想,刚刚听到的声音中,还夹杂一些其他的声音,

是…..

汽车鸣笛声?

他缓缓走进厕所看向车窗外,借着微弱的月光还是能辨别出,远方只有一座座大山,目光所至,丝毫没有公路的样子,

大乾境内,大部分铁路都建在远离城镇的地方,尽量不打扰人们都正常生活,现在他们正处于魔都和泸州的交界处。

陆起掏出手机,查看行程,下一站的到站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与刚刚所听到的窃窃私语,还有五分钟列车就要到站,完全对不上。

难道是我幻听了?

“队长,队长弄好咯,咱们马上就能上车了”

突然,刚刚的讨论声再次响起!

这次的声音要比上一次要听的清楚多,就像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似的,陆起屏气凝神让自己的注意力无比集中,列车上的厕所很小,一眼就能看完,完全没有丝毫藏人的可能性,

排除是人发出的声音,那就只能是…鬼!

“噗嗤”

陆起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他是个坚定唯物主义者,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鬼啊”

狭小的厕所,三个奇装异服的人突然出现陆起面前,吓得他浑身一哆嗦,身体紧贴墙壁,瞳孔放大,两只手一上一下,像一只小龙虾似的成防御姿势,

整个人显得有些许滑稽….

几人四目相对,气氛逐渐变得有些尴尬,

“小哥,你上厕所都不关门的吗?”

三人中,面容姣好的女子道,

陆起没敢说话,缓了好一会,才敢稍微打量领头的人,看面相应该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脸上有伤疤,证明从事职业应该比较危险,身上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斗篷遮住大部分身体,有点像中世纪的传教士,手肘处有护膝,腰间别有弹夹,从略微露出弹头来看应该是真家伙,

虽然没有看到枪,但腋下鼓鼓衣服表明枪应该就藏在那儿,站姿挺拔,眼神冰冷,看样子有可能是国外流窜进来的雇佣兵,

近些年来,大乾境内不太稳定,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网上都会流传出那个地方又有人口失踪,境外流窜的恐怖分子作乱,以至于现在国内大环境都跟着变差了,现在网上有一大堆失业人正怨声到载,

据陆起了解他们心理康复专业上一届的师哥师姐们,大部分现在都在算命…..

陆起脑子飞快运转,推演着动手成功的可能性,

对方有三人,现在空间比较狭小,专业的特种兵拔枪只需要1秒,但一位正常的成年男子出拳速度只需要0.3秒,

所以我并不是没有胜算….

先解决脸上有疤的中年男子,我直接一个闪步上去,一拳击打他的太阳穴造成眩晕,他至少需要三秒的时间来摆脱眩晕,然后,立马肘击站在他旁边的小青年脖子三寸处,这样能造成颅内充血,

同时顺势锁住中年男人的脖子,再一脚踢向那位女子胸膛,用背部抵住小青年,用脚把女子抵在墙上,中年男人被我锁住,狭小的空间内,他们挣脱的可能性基本不大,

然后就可以大声呼救,等待乘务警的到来,

所以….

“我投降,”

陆起高举双手,

…….;张建军

开玩笑,那种推演只是最理想化的结果,但凡出现一点意外,他的小命可就没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命来赌….

“你知道我们是谁?”苏晴问道,也不怪他们疑惑,这才是他们第二次正式执行任务,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配合的乘客,

就……挺突然的….

“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你们,也不知道你们是谁,现在我只想回去睡觉。”

标准的受害者发言,其实陆起的脑海中也推算过几种发言方式,但无奈陆起对他们知之甚少,唯恐一说错话就被一枪崩了,

陆起相信,三人中眼神冰冷的中年男子能干出这种事,

“老大现在怎么办?”苏晴朝着一旁的中年男子问道,

“给他一把刀,能不能活着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张建军盯着陆起,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抵着他的胸口,

“小子,不管你信不信,接下来的旅程会很刺激,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跟你很像,呵呵”

话了,三人提着大包小包离开的厕所,

陆起拿着匕首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感觉节奏多少有点不对劲,

就…..这么走了?

不灭个口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