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小说吴老八《这个萨满嘴贼碎》在线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2 12:50:03作者:小林

小说:这个萨满嘴贼碎

小说:都市

作者:头戴小铁锅

角色:吴老八

简介: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萨满,拥有一个自己偷偷创造的世界,他的猫身体里住着一个来自冥界拥有两千年道行的鬼差,他因为嘴碎,被忍无可忍的同事们猛弹脑嘣,他因为背地里称呼老领导隔壁吴老二被告发,被领导猛弹脑嘣……这样的他,却号称非自然事物大百科、萨满技能实操小能手!……

《这个萨满嘴贼碎》免费阅读

白玉临躲在院外的树上,面无表情的盯着院内情况。只见院里年近四十的单身汉吴老八被吸入玉璧……

随后一个瘦高的中年道士自院外黑暗处现身,进入院内将掉落地上的玉璧拾起放进荷包揣入单肩背的绿书包,转身要离开院子。

白玉临想要抢夺玉璧,但黑暗中还有别人,他想看看黑暗中的人如何行动,黑暗中的人估计也在等待白玉临行动!

最后还是黑暗中的人先动手了,还是两个人,两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围攻瘦高道士。

白玉临看这情况,黑暗中的二人不是为了玉璧而来,看来就是冲着道士本身来的。这道士不白给,和围攻的两人一样都是练家子,以一敌二不落下风。看架势白玉临单打独斗院里的三人他都打不过,虽然自己也练点拳脚但也只是比一般普通人强些罢了。

白玉临之所以企图自己强抢道士的玉璧,是因为自己有一根电击棍,牛犊子都能电倒,何况人。

瘦高道士断然不是好东西,白玉临跟踪多日,道士已经用玉璧害了三个人了。既然那俩人与道士为敌,自然不是坏人,白玉临心想。他就没想过,那俩人是不是想把瘦高道士身上其他东西也抢了的大恶人。

白玉临没想到那一层,觉得这俩人还可以,而且过了好几个回合也不能拿下瘦高道士,于是自己也下场帮忙,找准时机上去照勾子就是一棍,当场电倒瘦高道士,另外两人立马上前扣起了瘦高道士!

白玉临:“你们……是警察?”

“看你们就像好人,这妖道近期已经害了三个人了!我也是今天好不容易才追上。”

两人中的一个开口回道:“多谢兄弟出手!”并未回答白玉临问题。

这时白玉临才看清说话的男人,面白无须,三十左右,扎马尾。

另一个寸头,女的!

好像……这俩不是警察。

寸头女:“我们不是警察。”

白玉临:“不是警察也不是坏人,都没从他要玉璧。”哎,这孩子多少是有点占傻!

寸头女:“你猜我们抓了他会不会把他身上东西都据为己有!”

白玉临:“……”握紧手里的棍子,后退两步。

扎马尾男:“我们确实不是坏人,你也不必害怕。咱们也算相识多日了,你既然是冲着玉璧来的,想必知道这玉璧来历?”

白玉临收起棍子,快步上前,将临近清醒的瘦高道士的衣服撕下一条团了塞进道士嘴里,又撕下一条把嘴给勒上。在道士身上搜了搜,没什么东西,随后将道士绿书包拿下来,想了想,不放心,掏出棍子,又在道士勾子上来了一下,道士抽搐着晕了过去。

白玉临这才放心的拿出玉璧,结了个手印,变换两下后嘴里念着两人听不懂的咒语,然后又结了个手印,停顿了一小会才把玉璧又放进荷包。

白玉临解释道:“我把这玉璧门给关上了,关上了就不会害人了。”

寸头女问道:“你还会念咒语!可是这玉璧门关上了里面的人怎么办?”

白玉临道:“你们有所不知,这玉璧乃是玄净道祖师玄变天师所有,玉璧中的世界也是玄变天师所创,本是他修行所在,本人可随意进出,旁人无法随意进出。后来玄变天师飞升就把玉璧留给了徒弟玉清子,玉清子给玉璧加了进出咒语,希望入室弟子都能共享修行。万万没想到,玉清子走火入魔,杀光了入室弟子,自己也一命呜呼。玉璧落在一个徒孙手里,这徒孙只知道如何进入却不知道怎么出来,这玉璧之后就成了摆设,直到两百多年前,玄净道出了一个妖道,道号机变,没什么修行的大本事,但是开发了用玉璧吸取他人寿命的办法。掌教得知这件事想要处死他,他得到消息偷了玉璧就离开了玄净道,玄净道追查多年都未能找到机变,本来我也想让玄净道的人抓他,奈何,一接触发现如今玄净道小猫三两只,只是会念几本入门经书罢了,普通人而已,没有对付机变的能力,只好自己追。”

寸头女:“那些人到底是怎么被吸进去的?吸进去的人会怎么样?”

白玉临:“玉璧一面白一面绿,中间有小孔。当咒语打开玉璧之门后,通过孔自绿色这面看,有一座城,古色古香,车水马龙,繁花似锦,人来人往……这座城坐落在小岛上,城外林木繁茂,水边还有亭子、码头、船坞……就是世外桃源小岛子。通过小孔自白色面看,井中漩涡,想不看?晚了!直接把你吸进去!”

“吸进去的人就在岛上过日子呗,啥都有,过一辈子就完了,也没得选。那里除了被吸进去的人,就是玄变天师创造的灵气化作人形服务于玉璧世界。”

“只不过,玉璧里过一年,外边才过一天。在玉璧里过一辈子几十年,而玉璧外只是过了几十天而已。而你的寿命就变成妖道机变所有了……其实我就纳闷,这机变穷困潦倒的活着,吃了上顿没下顿,又没啥真本事,修行也没长进啥,东躲西藏两百多年,图个啥!他才最适合进玉璧不愁吃喝过一辈!”

二人一脸震惊:“这么惊悚的物件!还好遇到你,不然还不知多少人遭殃!”

白玉临:“你们啥都不知道追他这么多天!”

马尾男:“我们只是得到消息,有这个道士出没,且与他单独接触过的人有失踪的,于是就开始追查,今天是第一次与他见面。资料上并没说他就是机变。”

寸头女:“兄弟,你叫白玉临是吧?我们领导叫我们带你回去聊聊,放心我们是正规单位,只是聊聊天。”

白玉临:“你怎么知道?”

寸头女把手机递给他:“看吧,我同事刚发过来的,你的资料。”

说话间有一辆车过来,下来两个人和马尾男和寸头女打了个招呼,将瘦高道士机变装上车离开。

绿书包还在白玉临手里,看完自己的资料,白玉临看了看包里东西没啥危险,于是就给了马尾男。白玉临看得出人家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自己单枪匹马就不要惹麻烦了,过去聊个天也许以后还能有个照应。

三人走出院子向有路灯的街边走去,他们的车在那。上车几人离开,寸头女坐在副驾驶,马尾男和白玉临坐在后排,开车的司机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

在车上马尾男很好奇:“兄弟,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咒语是什么原理,不就相当于一段话吗?怎么会有这样那样的功能?”

白玉临淡淡道:“简单来说,就是变相的实现语音密码功能。还有手印动作之类、血祭、人牲之类都可以理解为某种芝麻开门,只是有些方法纯粹是主观猜测并没有什么卵用。”

……

车开了一夜,上午九点钟,车子来到一处郊区大院子,应该是食品加工厂之类的。下了车,白玉临跟着三人进入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