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开局我在养殖场喂神仙最新章节,张昊 孙老师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2 09:48:45作者:小黑

小说:开局我在养殖场喂神仙

小说:都市

作者:不肥不腻

角色:张昊 孙老师

简介:【灵气复苏,爆笑,热血,灵异,斩神】张昊继承了老爹的养殖场,偌大的一片山,有几个带毛喘气的一只手就数过来了:他自个算一个,病病殃殃、整天求喂八宝粥的饲养员李老头算半个;一头种猪,配种没成功过,没有生育能力的吃货,种猪肉糙味骚没人要,要不然早当肥猪卖了;一只公鸡,白天黑夜瞎叫唤,绝壁神经病晚期;一只掉毛猴子,整天蹲在山脚池塘边看婶子大娘洗衣服,时不时咧着嘴傻笑;一头病秧子狮子,皮肤病严重,整天四个蹄子朝天睡觉;一只痴呆细狗,比猪还肥,整天目光呆滞盯着马路,貌似还是个哑巴,从来没叫唤过;一只恶心兔子,整天漫山遍野叼来些花花草草,一口一口掺着啃,吃了拉,拉了再吃粪球……“啥?这些都是神仙?”“没事,我的地盘我做主!是龙,你给我老实盘着,是神仙…….你给我老实吃饲料,长膘卖钱……”“啥,你是阎王爷?真巧,我爹在地府开养殖场缺个饲养员……”

《开局我在养殖场喂神仙》免费阅读

“小子,咱那买卖咋样了?你抓点紧啊,本帅快憋出毛病了……”

“实在不行你先给本帅搞一头用着,要浓眉大眼纯白毛滴小母猪,必须一手货……”

“小子,本帅那【鏖战之法】可是东华帝君所创,天界牛逼货……”

张昊猛然惊醒,大口喘着粗气环顾四周。

上一秒还是猪圈,现在又变成了教室。

又做梦了?

这几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家里养殖场那头种猪总是给他托梦,课间打个盹都能梦见!

每回没别的,总是跟他谈那Py交易!

用漂亮小母猪换【鏖战之法】?脑子被猪拱了吧?

“张昊,你少看点不正经的……小视频,瞧你这脸色,来,吃块阿胶补补……”

同桌林梅梅递过一条阿胶糕,轻咬朱唇脸色微红。

“我就做了个噩梦,怎么又扯上小片儿了?”

张昊瞪了她眼,一脸嫌弃的把阿胶糕扔回去。

“又凶我……”林梅梅瞬间泪眼婆娑。

张昊懒得理她,因为她一天哭八回算少的了,早已经免疫了。

“好像……”

他猛然想起《西游记》里好像有关于【鏖战之法】的描述,急忙掏出手机翻查。

“……”

很快,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八戒对黎山老母变化成的老母亲说:

“娘,既怕相争,都与我罢,省的闹闹吵吵,乱了家法。哪个没有三房四妾?就再多几个,你女婿也笑纳了。我幼年间,也曾学得个熬战之法,管情一个个服侍得欢喜。”

第七十二回,《盘丝洞七情迷本,濯垢泉八戒忘形》:

“不知八戒水势极熟,到水里摇身一变,变做一个鲇鱼精……”

“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

这就是【鏖战之法】?

这是单身狗该知道的事情?

张昊终于明白八戒第一任老婆卯二姐是怎么死的了,忍不住瞥了一眼林梅梅。

“要是跟她……”

他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梅梅暗恋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川海三中的耗子都知道这事,调到最后一排跟他同桌也是她以“帮助学习”的名义跟班主任争取的。

平心而论,她长得很不错,柳眉杏眼,白皙瓜子脸,高挑个子大长腿,野榜校花排名第三。

然而,她太瘦了,跟排骨精似的,看上去都硌手,压根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而且,她整天一副弱柳扶风的病秧子架势,走路都飘飘的,三句话不离林黛玉,一言不合就抹泪……

哎,受不了,这是有病,病得还不轻。

“品味,要有品味……”他急忙自我安利。

饥不择食会出大事儿的!

正胡思乱想着,孙老师“哒哒哒”高跟鞋蹿上了讲台,黑板擦“咣”的一磕。

“来,首先来复习一下要点知识,2099年灵气开始复苏,记做大夏元年……”

“随着灵气复苏,生物已经不能单纯用动物跟植物、微生物来划分……”

“张昊!你来说一下妖跟鬼的繁殖方式有什么不同,答不上来就立马给我到厕所罚站去!”

孙老师外号孙二娘,暴龙脾气,她一打眼瞅到张昊还在那玩手机,顿时火冒三丈,尖声咆哮。

“你怎么不喊醒我?”张昊埋怨地瞪了一眼林梅梅。

“我……我在想你是不是喝营养快线好一些……”

林梅梅红着脸低声支吾一句,慌忙翻出笔记示意张昊偷瞄。

“不准偷看!说!”孙老师吼道。

张昊挠挠脑袋,吭哧道:“妖……妖是妖他爸妈鏖战生的,鬼是……”

完蛋了,说秃噜嘴了。

“哈哈哈!”

教室里沉默了一秒钟,而后哄堂大笑。

哎,丢死个人了!

此时,张昊恨不得用脚指头抠破鞋底挖出一套三室两厅躲进去。

想都不用想,很快他就会多一个绰号—鏖战哥。

“嘎嘎,昊哥牛逼,没少看动物题材……”

前位那死胖子米乐都笑出驴叫了,浑身肥肉“花枝乱颤”,花格子衬衫承受不住36……F的冲击直接崩开了扣子。

“再特么笑,回头拿你来练鏖战!”张昊气急败坏地从桌子下踹了他一脚。

米乐这货是班里的开心果,张昊的死党,虽说是个全毛全翅的纯爷们,但长得跟弥勒佛似的,有着令全校女生汗颜的资本。

“张昊!你给我立马滚……”

孙老师气得满脸黑线,两手哆嗦。

“这坑猪,老子非杀了你不可……”

张昊愤懑地嘟囔着,在同学们的注目礼中狼狈滚出教室。

孙老师平复了一下情绪:“来,我们继续讲繁殖……”

“老师,猪妖跟猪有没有生殖隔离?”

这时,张昊折返回来探进脑袋一本正经地问道。

“……”孙老师满脸黑线凌乱了一秒钟,旋即一黑板擦砸了过来,“滚!有多远滚多远!我看你脑袋跟书本有隔离……”

张昊一溜烟滚出学校,直接翘课回养殖场了。

养殖场在郊区的一座荒山,够远,符合孙老师的要求。

山脚,几间平房,一枯瘦老头正躺在竹床上翘着二郎腿,惬意地喝着一罐八宝粥。

“李老头,我爹的杀猪刀呢?”张昊怒气冲冲闯了进来。

李老头坐起身,手指哆哆嗦嗦指了指旁边桌上那把奇形怪状的短刀,有气无力地哼唧道:“哎呦呦,一动弹胯骨轴痛,坐着都费劲,今儿为了给你改造这把封魔剑,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散了架……”

“……”张昊瞬间无语了。

好好的一把杀猪刀,现在已变成“大宝剑”模样,关键是剑身凹凸不平十八道弯……

这是封魔剑?

这是,疯魔贱吧?!

“昊啊,咱那头猪不一般,可杀不得啊!“

”哎呦,瞧我这手哆嗦的,你就不能喂喂我?等我吃饱了,还得伺候这整山的小乖乖……”

李老头絮叨着,伸长脖子凑了过来,努努嘴示意张昊喂他八宝粥。

“喂喂喂!灌死你个老不死的祸害!”

不等他说完,张昊抄起那罐八宝粥掐着他脖子一股脑灌了下去。

李老头被呛得翻白眼,挣扎喊道:“咳咳……我是老子!那是天蓬元帅!”

“老东西,再敢跟我称老子,等我杀完猪顺手把你砍了!”

张昊抄起杀猪刀气冲冲往外走。

“昊啊,冲动是魔鬼啊,我真是老子,八卦炉的图纸都画好了,改天你搞点材料,咳咳……”李老头焦急大喊。

“八卦炉?你个老不死的现在适合火化炉!”

张昊怒声撂下一句,拎着大宝剑直奔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