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都市逍遥邪医》小说最新章节,陈南 陈医生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2-05-12 00:43:19作者:小夏

小说:都市逍遥邪医

小说:都市

作者:四叔

角色:陈南 陈医生

简介:一次见义勇为,陈南被富二代陷害,入狱三年,却因祸得福,在狱中获得高人传承。三年期满,狂龙入海,陈南势要将曾经陷害他的那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让他时常陷入被动中。二妹爱他昏天暗地,死去活来!三妹对他恨之入骨,不共戴天!什么?还有无数美女,名媛,女星对他芳心暗许?这可咋整嘛···

《都市逍遥邪医》免费阅读

济州监狱。

数十辆百万豪车依次有序的停放在路边。

一道道目光翘首以盼的望着监狱大门的方向。

“爸,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些人可都是咱们泉省十八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每个人都有超五十亿的资产,甚至还有超百亿的企业家,你们齐聚这里,等候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如洋娃娃的江离震惊的看向父亲。

得亏没有人看到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必定会震惊整个商界。

江建成语气凝重:“那人算是一个医生吧,我和他们一样,都受过那人的救治。”

“算是一个医生?”江离皱眉。

“是的,那人的医术却令人称奇,能让人起死回生。我两年前突发重病就是被他所救,如若不然···我的坟头草得好几米了吧?”江建成心中升起一阵后怕。

江离不以为然的说:“爸,你是被那人洗脑了吗?我不相信哪个医生能让人起死回生。”

“闭嘴!”江建成怒喝一声,整个人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严:“我不允许你对陈医生不敬,如果还有下次,别怪我不念父女之情将你赶出家族!”

江离满脸委屈,压根没想到疼爱自己的父亲会发这么大的火,只因为自己质疑了那个陈医生?

“陈医生出来了!”

有人发出激动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监狱门口。

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身形健硕,剑眉星目,留着平头的年轻男子正拎着帆布包向着狱警挥手告别。

他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白色T恤搭配浅蓝色牛仔裤,帆布鞋,一身行头加起来都不到两百块钱,但穿在他身上却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感觉。

立体分明的五官,像是被雕刻大师精心打磨过。

深邃的眼神如同浩瀚星海,只要和他对视一眼就会被吸引。

“这家伙怎么这么年轻?也就有一点点帅,仅此而已!”江离心中升起一阵失望。

“恭喜陈医生出狱!”

那些身价数十亿,乃至百亿的老总,企业家纷纷迎上前,向着陈南道喜。

陈南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些人会来这里接自己出狱。

寒暄几句后,一位老者忍不住问:“陈医生,冒昧的问一下,巫山前辈近来可好?”

“师父他老人家半年前已经驾鹤西去了。”陈南轻叹,虽然拜入巫山门下只有三年时间,但对方却传授他太多本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露出复杂的表情。

他们也知道对方年事已高,大限将至,可得知他离开世间还是不免伤感,毕竟那可是一位当代奇人。

“诸位,家师离世前曾说,过往种种一笔勾销,若你们念他的好,可在每年清明节时期焚香祭拜。”陈南笑了笑,拎着帆布包准备离去。

“陈医生且慢。”江建成犹豫了下,忍不住道:“我们都知道您是含冤入狱,要不要我们帮您平反冤屈?”

闻听此言,陈南心中升起滔天怒意。

一股恐怖的寒意在他体内爆发。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温度骤降,浑身不适。

他们知道,陈南早已经继承了巫山的衣钵,如若不然气势不会这么可怕。

“那是我的私人恩怨,若有需要我会联系你们!”陈南满脸寒意,拎着帆布包向着远处走去,最终坐上了一辆公交车。

而他的思绪,也回到了三年前一次见义勇为。

三年前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本想着利用暑假在酒吧赚点钱减轻爸妈身上的担子。

但下班回家时却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事情。

他亲眼看到一个富二代鬼鬼祟祟抱着一个醉酒的女生放在了后备箱。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但他还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制止对方的恶行,并且发生了肢体冲突。

遗憾的是,他不敌对方,被打的很惨。

不过他却成功救下了那个女孩,哪怕落的满身是伤也感觉值得。

可就在第二天,警察找上门,直接给他戴上了手铐,带到了派出所。

其罪名便是故意伤人罪。

陈南自然不肯认罪,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可他没想到,被他搭救女孩冯馨月却说那个富二代赵远是她男朋友。

在那一刻,见义勇为就变成了寻衅滋事。

而他更是判了三年,关进了济州监狱。

都说福祸相依,他在监狱中遇见了师父巫山。

一位活了两个甲子的老怪物。

巫山得知他的遭遇曾问他:“你后不后悔当日的行为?”

“后悔。”陈南:“但如果那天我不救那个女孩,我以后肯定会内疚一辈子。”

巫山又问:“那你做好事是为了什么?”

陈南:“问心无愧!”

在那之后,巫山收陈南为徒,传授他巫医决,将生平所学的医术倾囊相授。

或许是有一颗赤子之心,他只用了一年时间便超越了巫山,一身超凡的医术就连巫山都自愧不如。

半年前,巫山大限将至,将巫门之位传给陈南,驾鹤西去。

虽然巫门只有他一个弟子,但他相信,总有一天能将巫门发扬光大。

“赵远,我虽然因祸得福在狱中获得了机缘,但你陷害我的事情我却没忘。”

“等着吧,我陈南定要让你赵家家破人亡,如若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一个小时后,陈南回到了济州南城棚户区炼钢厂家属院。

这里是他的家。

他自幼就生活在这个大院,对这里异常熟悉。

可现在,却感觉十分陌生。

这里比他记忆中更显破旧,脏乱差了。

原本就不宽敞的小区里凌乱无序的停放着一些电动车和老年代步车,垃圾桶附近臭气熏天聚集着很多苍蝇,那味道只是闻上一口就让人腹中翻江倒海。

怀着激动的心情,陈南来到了6号楼1单元101室。

却意外看到门口竟然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中年人。

两人面无表情,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不等陈南开口,其中一人就拦住了他的去路:“你不能进去。”

陈南怒道:“这是我家,凭什么不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