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都市保安抓鬼实录程响 李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1 21:06:09作者:小林

小说:都市保安抓鬼实录

小说:都市

作者:宇文若虹

角色:程响 李君

简介:张城这辈子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个不正经的保安队长竟然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搬山道人!既抓鬼又盗墓!张城也因此踏入此道,开启了叱咤风云的旅途!

《都市保安抓鬼实录》免费阅读

绿藤市石门区。

正是早高峰,春江小区门口人来人往。

“对a!”

“嗯…应该是b+”

“c!”

我叫张城,上个月刚刚毕业,因为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到春江小区做了一个保安。

这个工作真是悠闲轻松,就是有些枯燥无聊,比较适合老年人的生活。

前半个月我是白班,有时候玩手机实在是玩腻了,我会和我们保安班长一起坐门口练眼力。

别的不说,我在这一方面还挺有天赋,不出几天,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什么型号,多少大小,就连是不是装满的都可以看出来。

可以说是天赋值满满了。

“你小子真tm的可以,我这老手都有点比不过你了。”

保安班长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大叔,每天就是在屋子泡茶抽烟,小日子过的实在不错。

他见比不过我,坐到躺椅上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这时候我的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我看了一眼是我大学死党李君发来的。

“晚上有空不?我约了朋友整个好玩的。”

我对他的诱惑不感冒,因为这家伙是个实打实的灵异爱好者,在别人荷尔蒙爆发,恨不得随时随地,对天猛打**的时候,他却到处搞那些探索活动。

今天晚上他叫我,不知道又要喊我去哪里去探险呢!

不过毕业到现在有点久都没一起玩了,我找出排班表看了看,发现明天恰好是我轮休,索性就答应了他。

“可以,一会过来我这边接我。”

“收到!”

我收起手机,刚抬起眼,就看到一道倩影走出小区。

“班长!班长快看!F姐来了!”

“还用你叫我?”我用余光一看,这狗日的正在用望远镜进行考察呢,看这架势,他恨不得把自己眼睛抠下来丢过去。

“真是波涛汹涌,人间凶器啊。”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稀里糊涂一天又这么过了,我下班已经是将近傍晚,李君开了租的车来载我,我钻进车里,发现里面还坐着隔壁宿舍的程响,空出来的座位上,东西还不少,粗看了一下就有纸钱、香烛什么的。

“我干了你个dj,整这么多玩意,你俩想要干什么?”

李君边开车边说:“玩了这么久探险,我什么也没碰上,正巧程响也不相信,今晚最后整个大的,要是再没有就算球,以后再也不整了。”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程响说“我搞了点纸钱,到时候万一真有脏东西,直接一把子丢过去,估计那些玩意还能给哥几个一个面子,鬼大爷总也是要用钱的吧?”

我虽然胆子还算不小,但是看着他们这样瞎搞,心里也有点发怵。

夕阳余晖下,我们三人奔着北郊乱葬岗去了。

李君之前已经提前物色好一个半山腰的凉亭,空旷的地方暗得总是很快,等到我们坐到亭子里放好东西,四周都已经沉沉暗了下去。

除了几声老乌鸦的嘶叫,整座山头都安静下来。

李君看起来一点不害怕的样子,果然是探险的一把好手,他拿出纸和笔,说道“开整!”

其实在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点怂了,周围全是坟包,我一直想着会不会周围都是人,加上天色越来越黑,让人有些瘆得慌。

程响更是害怕极了,还没开始玩笔仙,整个人都有点抖起来了。“我…我说,这边全都是坟包,不会真的有鬼吧,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不玩了。”他已经敲起了退堂鼓。

李君看程响这么害怕,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被吓出病来。他是玩了几年探灵的人了。深知有时候那些所谓的脏东西都是自己的错觉,是幻想出来的。所以看向我,想询问一下我的意见。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要不还是走球算了,大家白天还都要上班,要是程响吓得病了十天半个月,耽误了工作也不好。”

“那行,一会就走球!不过也不能白来一趟,我自己这边开两把。”李君说着就把他带来的白纸展开,拿出香烛点了起来,用市场上那种木制的绿铅笔在纸上圈了一个“入口”区,这个“入口”区可以看出笔仙是不是来了,是不是走了,比较重要。

因为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程响又胆子太小,怕的浑身发抖。李君就一个人交叠着手,把那支笔夹在指缝里,嘴巴一闭一合开始默念:“笔仙,笔仙请您出来。”

“笔仙,笔仙请您出来。”

“笔仙,笔仙请您出来。”

荒山野岭,坟包满地,肯定是妖鬼横行,人的思维是很奇怪的,就拿看恐怖片来说吧,虽然很怕鬼,但有时候还希望鬼冒出来吓自己一跳。

我和程响都提着一口气,既希望见见神奇的笔仙,又害怕它突然冒出来。

“操。”李君轻轻地骂了一句,语气里有些惊喜。

只见他手缝里地那支笔,正在自己上下跳动,敲击着纸面上的“入口”区。

“你是笔仙吗?打勾或打叉。”李君咽了口口水,闭着眼睛问道。

那支笔晃晃悠悠地从入口区移到空白处,打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勾。

我和程响一看笔仙真来了,都凑上去瞧。其实玩笔仙游戏的时候是不能有人围观的,只是我们三个人都不知道。只见李君睁开眼在纸上写了“可以”和“不行”两个选项,又闭上眼睛轻轻念叨道:“我这次入职申请能否通过?”

笔轻颤着在“可以”上画了两个圆。

“我这次相亲是否顺利?”

笔仿佛有别人捏动操控,在“不行”上面画了一个圈。

李君看了一眼结果,还没继续问,笔突然从他指缝间自己跳了出来,发疯般的在纸上涂画起来。

我们三个都一愣,我当时心里揣测到,难道这个笔仙是个书法爱好者?要给我们展示一个狂草书法吗?那他可还挺好客的。

程响看出了端倪,脸色惨白的说:“阿城,你快仔细看,它写的都是‘快逃!’”

铅笔重重敲击在纸上,笔尖都被撅断了,好像控笔的那位笔仙被抓起来狠狠撞击桌面,凉亭里尘土飞扬。

我也顾不上写的是不是“快逃”了,急忙要去拉上李君tm的跑路,不曾想李君这小子在玩自残,用自己的手掐住自己脖子,整张脸憋得青紫,舌头都已经吐出来了,看上去即将小命不保。

“我去你吗得,你没事自残干什么啊!”我大叫一声,上去就掰他的手。事态紧急,我也没想到他是被鬼唬住了,一心只想着先把他救下来。

他掐自己的力道很大,我下了死力气也掰不开,我大喊“程响快来帮忙啊!”视线看向亭口,程响那个吊人已经自己把自己吓晕在地上了。

“我靠,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我城哥吗!”我把李君踹倒在地上,抓住他的手肘玩命的扯,终于把他的手从脖子上移开了。

他猛地咳嗽起来,胸口重新起伏起来。

我累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背对着亭口瘫坐在地上,想着休息片刻就把他俩拖下山,说什么也不能在留在这个鬼地方了。

亭口处突然亮起了烛光,程响动了一下,我大喜,以为这边是不是有巡山的人,可以让他搭把手把自己两个哥们一起整下山。

我急急向后看去,正好对上两个纸人的视线,是的,就是那种丧葬店里卖的纸人,戴着瓜皮帽,脸色惨白,抹了腮红,身子薄薄的,透着它们身后无边的夜色。深夜里,看着两片人在那里,咧着大嘴对自己笑,谁tm不害怕?

我一下子就吓尿了,那两个纸人一个手里举着“油灯”(油灯也是一片纸),另一个正把程响拖着往亭下走,分工有序。它俩看了我一眼,就低头继续干活。

我心里真的怕的要死,恨不得现在也晕过去,但是我偏偏不能看着我兄弟被这妖怪拖走!

人死鸟朝天!干!我的大脑极速运转,想起以前听说过童子尿能驱邪的说法,就把流在地上的尿沾在手上往那两个纸人那边甩过去。

大家可能会想我沾了一手掌直接冲过去拍威力会不会更大一些,但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双腿发虚,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