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全资讯 正文
小说《妖魔图鉴》项阳 阳阳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1 18:07:39作者:小林

小说:妖魔图鉴

小说:都市

作者:邓九九

角色:项阳 阳阳

简介:自那日从城郊公墓上坟回来后,一家三口便不断做着同一个噩梦,更诡异的是,妈妈无端剁了自己的手臂,爸爸更是直接翻身从十二楼一跃而下……项阳疯了般拨打120求救,电话里却传来了诡异莫名的声音。当项阳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冷冰冰、黑黑小小的空间里,脑海中还莫名多出了本金色的《妖魔图鉴》。

《妖魔图鉴》免费阅读

七月半,中元节,祭祖。

淅淅沥沥的小雨飘摇,染的整个公墓悲凉荒寂。

项阳手里提溜着个大红色塑料袋,里面装着纸糊的华为Pro800,还有四兜子金元宝和十几叠的冥币。

“这白事店的老板真不靠谱,哪儿用红袋子装冥器的?”老妈碎碎念,满脸的不高兴。

“嗨,哪有那么多讲究,来看爸妈不就是份祭奠先人的心意?难不成他们还能托梦来告诉你不要用红色的袋子?”老爸不着四六的瞎侃。

“呸呸呸,尽瞎说!”老妈眼睛一瞪,随手捶了他肩膀一拳,“你以后要是敢对不起我们娘俩儿,我就让爸妈来找你!”

项阳看着老爸老妈的打情骂俏翻了个白眼,都快五十的人了,怎么还能这么肉麻?

把手伸进塑料袋里掏出纸糊的华为Pro800,屏幕上是一个彩打的古装长发小姐姐,左上角写着“抖阴APP”几个小字。

项阳头上三坨汗:这尼玛能搞?!

“爸妈,中元节啦,我们来看你们喽,给你们二老烧点钱,在下面要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啊。”

项阳和老爸将元宝和纸钞一张张投入火盆,老妈絮絮叨叨的“念咒”。

“爷爷,给你烧个最新款的手机下去,看的时候可别让我奶发现呀!”项阳一边把纸糊的手机扔进火盆,一边还不忘皮一下,被老妈狠狠瞪了一眼,最后老老实实跪在墓碑前磕头。

一磕头……爷爷奶奶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二磕头……嗯?怎么有双脚?

项阳心中一个激灵,他跪下去磕头的时候分明看见一双乌黑油腻的脚正站在爷奶的坟茔上!

连忙抬头,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人影站在身前,正用一双流着血泪的双瞳看着自己……

……

“啊!”

洁白的墙壁上印染着斑斑月光,空调呜呜的出风声显得这个夏夜格外寂静。

“原来是一场噩梦~”项阳喘着粗气心脏狂跳,半坐在床上,浑身湿哒哒的全是黏腻的冷汗。

“啊!”“啊!”

就在此时,隔壁父母的房间里也接连发出了两声惊慌的呼喊。

项阳一个激灵,一跃而起连忙跳下床……咔嚓一声……却是狠狠扭到了脚踝。

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项阳嘴里嘶嘶抽着冷气一蹦一跳的赶去父母房间。

伸手按开大灯,只见父母二人皆是惨白的脸上湿漉漉的,像是被雨水沁润过,眼神中还残存着惊恐和慌乱。

“爸!妈!你们怎么了?”

老妈胡乱伸手抓住了自家老公的胳膊,手指头紧紧扣进肉里,像是生怕他不见了,咽了咽口水才喘着粗气说:“啊,是……是做了一个噩梦。”

“我也是……”老爸揉着额头声音沙哑,缓了一缓把自家媳妇儿搂紧怀里好生安抚,又看了看右脚吊在半空,脸上带有痛楚的项阳问道:“你脚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扭了一下,冰敷一会儿就好了。”

一家三口干脆也不睡了,到客厅里去找水喝,老妈从冰箱里取了两个冰袋敷在项阳的脚踝上,心有余悸的说着刚才的噩梦:“我梦到给爸妈上完坟……磕头的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站在坟茔上……”

老妈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眼中透出惊惧,顿了片刻继续说,“……祂,祂一把抓住我的头……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咳咳咳……”老爸鼻孔里呛出水来,顾不上妻儿诧异的眼光,胡乱用手抹了抹,急声道:“我也……咳咳……我也做了这么个梦!磕头跪下去的一刹那看见一双脚站在爹妈的坟上,再一抬头,是个浑身是血的人,祂用手抓着我的头狠狠的撞在地上!”

项阳“咕嘟”一声咽了口吐沫,语调有些走音发飘,“我……我也梦见了,只不过那血人还没来及抓我就醒了……”

一家三口的寒毛倒竖,盛夏的热风吹在身上竟然有着丝丝的凉意。

三人同时做了一样的噩梦,梦中情景也惊人的一致,让人毛骨悚然。

“咳…别…别自己吓唬自己,我看啊,可能是今天淋了山雨,都有些发烧感冒啥的,都别胡思乱想!”老爸站起身把家里的所有灯都给打开,倒了杯温水递给自家媳妇儿,强做镇定的硬找理由。

老妈双手死死的抓着水杯抿了几下,情绪似有缓和,抽了抽嘴角挑出个强颜欢笑的笑容,“就是,咱们都别瞎想……阳阳你饿不饿,不如妈妈刚好给你炖个猪蹄子补补。”

说着,便从冰柜里翻找出两根猪脚,和芸豆一起泡进水池里化冻泡发。

老爸把阳台的窗户开的大大的,让新鲜空气涌进屋里,又点了根香烟冒起来,呆愣的看着黑夜里的城市,有一搭没一搭的喷吐云雾。

“哗啦”一阵水响,却是老妈把刚放进水池里准备化冻的猪蹄又给拿了出来,扔到菜板上,还顺手抽出了刀架上的碎骨刀……

“妈?猪蹄还没化……”

Duang!Duang!Duang!

项阳的话都还没有来及说完,就见老妈手起刀落,狠狠的在案板上连剁三下。

鲜红色的血水被碎骨刀甩溅在墙上地上,老妈的左臂从手肘处断开,被她自己生生砍成了四截!

项阳嘴里发出不知所以的惊呼,连滚带爬的跑向厨房,“妈!妈!”

抱扶住已经晕厥过去的妈妈,回过头来,项阳就从荡满水波的模糊视线里看见老爸信手扔掉烟头,翻身站上阳台的窗沿,毫无拖沓的一跃而下……

一股凉气从脚尖直冲脑仁儿,激的项阳全身白毛汗直立,身体似是被寒冰冻住,脑浆子却又像是被滚水冲煮,下一刻就要疯掉!

“120……120……没事的……没事的……爸妈,你们不能有事啊!”

豆大的泪珠滴落在手机屏幕上,项阳好不容易用仿佛痉挛的手拨通了电话,嘴里腥咸沙麻的哭喊:“救命!救命!快来救命啊!我妈手被砍掉了,我爸跳楼了!”

电话那头,一个冰冷冷的女声说道:“先生,请您冷静,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

“哦……哦……我在,我在XX区XX花苑,7栋1202室……你们快来呀!”

一阵奇怪的,似是电流又似是指甲扣抓玻璃的刺耳声从耳畔传来。

“找到你了!”